何墨修

          终已不顾(一发完)

       第一缕阳光撕裂奥斯汀大陆弥漫不散的幽暗,即使是阴冷森寒的深渊回廊,从几乎难以计算高度的森冠顶端,细细密密的金色光芒点点渗透下来,仿佛澄澈的水流泻满了幽暗的林间。
      鬼山莲泉疲惫不堪地醒来,躺在和哥哥一同练习了一整夜操控魂兽的丛林中央。她迷迷糊糊记得自己在练习结束后,就因为魂力透支支持不住沉沉睡去了。但现在身体虽然劳累,魂路里却已激荡着奔涌不息的充沛魂力。
        她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哥哥你,又这样浪费魂力了,明明我自己就能对付的小事情。她缓缓爬起身,一扭头,就能看见几步外的哥哥沐浴在晨光里安静的侧脸,他手中似乎捧着些什么——一小只被声势浩大的兽群吓坏的雏鸟。
        长大后的它展翅就能撕碎一个强大的魂术师,现在却吓的只会一个劲往缝魂手里钻,小巧的脑袋拱拱温暖的袖口,仿佛把那里当成自己安全的避难所。扑扇着羽翼初成的小翅膀,却又怕的瑟瑟发抖,缩着脖子窝回缝魂手中。鬼山缝魂好似被这笨拙的小雏鸟逗笑了,唇边洋溢起温暖的笑意,伸出手指小心翼翼抚弄着凌乱的羽毛。它那么小,那么柔弱,趴在这双充满力量的大手中,信手一捏就会灰飞烟灭。它既没有跑,居然也不害怕,反而迷糊着眼睛享受王爵大人的按摩,小小的身躯不再发抖,安安静静的躺着。
        哥哥还和以前一样啊,莲泉心想。即使是对初生的魂兽,也是毫不吝惜丝毫保护和关爱的。无论是小镇上默默无闻的魂术师,还是伊莲娜身边温和谦逊的五度使徒,抑或是现在尊贵强大的五度王爵,哥哥始终是她见过的最善良的人。冰冷的秘银战铠下的柔软心灵,对自己,对他人,甚至对初生的魂兽都是那样一片拳拳的爱护之心。
       鬼山缝魂缓缓蓄力,古老的淡金色花纹蔓上他手臂,脖颈,眼睛,稀薄的黄金魂雾包裹着手中雏鸟的身体,安抚它的情绪,修复羽毛下的伤口。他松开手,小鸟理理羽毛,腾空欢快飞去。
       “莲泉,好些了吗?”他早已察觉到莲泉转醒,回身微笑着发问,声音仿佛林间清泉划下山涧的声响,醇厚润泽,总有令人安心的力量。
      “哥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要给我浪费魂力,歇几天就会好。”
      “可你总还是我妹妹啊。”
       莲泉嘴上倔强着不服,心里已有丝丝暖流涌动,她快步走上前,微笑着伸出手,就想像她无数次做过得那样,拉着哥哥的手漫步着回家。
        莲泉宛如玉葱的手指定在了那里,哥哥的高大身影在她面前化作千万片尘埃,烟消云散。而她惊喘着醒来,躺在永生岛冰冷的岩石上,在万千魂兽染就的尸山血海旁,终是泪流满面。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