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墨修

礼物

之前的那个被屏蔽了,车走评论。😘😘😘

一个abo的小脑洞

设定连alpha 萧omega
      
        萧十一郎从小被师傅当狼孩养大,没想到性别觉醒时却是omega。但他师傅的独门心法能完美压制omega本能。所以十一基本不受信息素影响,从来把自己当beta看待。
        
        十一郎和风四娘联手从沈家偷走了割鹿刀后,彼时少庄主觉得自己受了莫大的侮辱,一心想抓住臭名昭著的萧十一郎。
        然后这两人就你追我逃,猫抓老鼠斗了大半年。日久天(生)长(情),突然觉得对方也不那么讨人厌。这俩人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喝酒赏月(打情骂俏),各自产生了些惺惺相惜之意。
        那天连城璧稍喝多了点,暂时摘下端方君子的面具,对着所谓beta好友雪白的脖子和薄唇心猿意马。A和B是完全可以在一起的,所以少庄主脑子一热,放出了一阵相当浓郁的信息素。
        十一没想到他居然有了反应,刹那间酥软燥热,浑身散发着发情的甜香气。庄主一个没忍住扑了上去,于是他们就疯狂的…
        

       第二天十一从床上惊醒,落荒而逃不见踪影。而庄主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睡了好友,这个好友还是个omega。
         十一逃去找他师父,他师傅意味深长的笑道:
      “当遇到你真正喜欢的人时,心法就会对他失效。”

      
        连城璧心里尴尬的要命,又放心不下十一,就派人出去寻他。每次派出去的人都被十一揍地屁滚尿流的回来,只带回了一句话:
           “滚!!”
   

      十一郎厌恶自己的omega本能,矛盾中只好躲进桃花源冷静头脑。
      
     n天之后,他又闻到了那个令人腿软心慌的味道,连城璧正站在桃花园的门口,仿若天下最温柔的情人,眼底也荡漾着笑意。
       萧十一郎简直是自暴自弃的靠着树坐在了地上,他是真的喜欢连城璧喜欢到要命。
       于是他们又疯狂的…
       期间庄主还逼问出了十一为什么只对他的信息素有反应(不要问我究竟是怎么逼的(*/ω\*))
         

庄主没有求而不得后黑化。
十一郎也不再是孑然一身的孤狼。
反正大家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就酱傻白甜的HE辣😘😘
(我就是想开个车而已。)
      

       
         
      

赢天下政和丹的海报,这个姬丹有点攻诶~( ̄▽ ̄~)(~ ̄▽ ̄)~

          终已不顾(一发完)

       第一缕阳光撕裂奥斯汀大陆弥漫不散的幽暗,即使是阴冷森寒的深渊回廊,从几乎难以计算高度的森冠顶端,细细密密的金色光芒点点渗透下来,仿佛澄澈的水流泻满了幽暗的林间。
      鬼山莲泉疲惫不堪地醒来,躺在和哥哥一同练习了一整夜操控魂兽的丛林中央。她迷迷糊糊记得自己在练习结束后,就因为魂力透支支持不住沉沉睡去了。但现在身体虽然劳累,魂路里却已激荡着奔涌不息的充沛魂力。
        她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哥哥你,又这样浪费魂力了,明明我自己就能对付的小事情。她缓缓爬起身,一扭头,就能看见几步外的哥哥沐浴在晨光里安静的侧脸,他手中似乎捧着些什么——一小只被声势浩大的兽群吓坏的雏鸟。
        长大后的它展翅就能撕碎一个强大的魂术师,现在却吓的只会一个劲往缝魂手里钻,小巧的脑袋拱拱温暖的袖口,仿佛把那里当成自己安全的避难所。扑扇着羽翼初成的小翅膀,却又怕的瑟瑟发抖,缩着脖子窝回缝魂手中。鬼山缝魂好似被这笨拙的小雏鸟逗笑了,唇边洋溢起温暖的笑意,伸出手指小心翼翼抚弄着凌乱的羽毛。它那么小,那么柔弱,趴在这双充满力量的大手中,信手一捏就会灰飞烟灭。它既没有跑,居然也不害怕,反而迷糊着眼睛享受王爵大人的按摩,小小的身躯不再发抖,安安静静的躺着。
        哥哥还和以前一样啊,莲泉心想。即使是对初生的魂兽,也是毫不吝惜丝毫保护和关爱的。无论是小镇上默默无闻的魂术师,还是伊莲娜身边温和谦逊的五度使徒,抑或是现在尊贵强大的五度王爵,哥哥始终是她见过的最善良的人。冰冷的秘银战铠下的柔软心灵,对自己,对他人,甚至对初生的魂兽都是那样一片拳拳的爱护之心。
       鬼山缝魂缓缓蓄力,古老的淡金色花纹蔓上他手臂,脖颈,眼睛,稀薄的黄金魂雾包裹着手中雏鸟的身体,安抚它的情绪,修复羽毛下的伤口。他松开手,小鸟理理羽毛,腾空欢快飞去。
       “莲泉,好些了吗?”他早已察觉到莲泉转醒,回身微笑着发问,声音仿佛林间清泉划下山涧的声响,醇厚润泽,总有令人安心的力量。
      “哥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要给我浪费魂力,歇几天就会好。”
      “可你总还是我妹妹啊。”
       莲泉嘴上倔强着不服,心里已有丝丝暖流涌动,她快步走上前,微笑着伸出手,就想像她无数次做过得那样,拉着哥哥的手漫步着回家。
        莲泉宛如玉葱的手指定在了那里,哥哥的高大身影在她面前化作千万片尘埃,烟消云散。而她惊喘着醒来,躺在永生岛冰冷的岩石上,在万千魂兽染就的尸山血海旁,终是泪流满面。

写手精分挑战part.1【西缝】【六五】

激动到无以言表!画面感磅礴宏大,文笔细腻。好文好文!宽儿太令人心疼(๑òᆺó๑)

了不起的安徒生:

1.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cp:六度王爵西流尔X五度王爵鬼山缝魂
渣文笔,贼段,我自己也感觉不到甜和cp向,但是我就是要发。
原著人设。(我家宽宽的那版人设也超级帅!”)
我说是一方死亡就是一方死亡,我不管(滚。
吃下这颗安利。



你被利剑贯穿已经是傍晚的事情,夕阳躲在乌云背后哭泣,特蕾娅的尖叫扯坏了平日里她的好听的嗓音,碎裂的冰凌中冷漠而模糊的人影和你一起坠落,你看到莲泉跪在闇翅的白羽之后,哭泣着嘶吼着,被海水打湿的衣衫紧贴着肌肤,几乎与她融为一体。
“鬼山缝魂,如果你让自己死了,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
你那么爱她,又怎么会不予回应呢,可是这一次你却什么都没有说,用尽深情守候,直到生命尽头,却不只是为了她。作为哥哥,你是多么的冷酷无情啊。
从你踏上这座岛的那一刻起你就为自己写下了不可修改的结局。
弥散着湿润寒意的青灰色岛屿,曾经西流尔手中的黑丝绒礼帽。奢华如格兰尔特,也躲不过阴霾的黑暗的场景,何况一位孤独的王爵。
那一个瞬间千万魂兽的觉醒让他有一种精致的美——像是一场无果的暗恋。亚斯兰帝国无穷无尽的贫困和带着浓重血腥味的魂术士,煤烟蒸汽尘埃混乱和罪犯,这里比任何地方更需要光和热,西流尔献上了永恒的生命才让变成现在这副矜贵颓废的模样,你很喜欢吧,像过去一样的喜欢吧。
天色愈晚,空气愈潮湿,你坠入雷恩海的瞬间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冰寒刺骨,有什么接住了你,把你温柔的拥进他温暖的体温,你知道他不会是海银,海银只会在你身边旋转咆哮,希望你带着它战斗,而当它意识到你再也不会与它并肩时它只会冲出海面撕碎那些伤害你的人,他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它只在乎你。快跑啊,你已经失去了他,不能再失去它了。快跑啊,他还要替你继续守护着你幼稚的妹妹莲泉啊。
你细细的听着,除了海面上魂兽暴动岛屿崩塌落下压碎尸骨的声音,闇翅振翅打乱空气的声音,海水在身下汇聚时翻涌海银从你身边游过去咬死那些杀死你的人的声音,只剩下这缓缓跳动的心跳声。
你想要咳嗽却只能呛入更多的液体,诡异的幻象笼罩视野破碎人像在眼前聚拢又散开,强烈的耳鸣声中呼喊尖叫在其中回响飘过,最终所有幻觉褪去视野被大片猩红占据,强烈的剧痛让大脑短暂清醒视觉恢复功能,血液从被刺穿的伤口涌出环绕在身旁,眼前出现黑斑,仿佛是白银祭祀死去时涌出的黑色液体,将一切拖入潮水般涌动的无尽却温暖黑暗。你看到了他。
海银的咆哮惊起飞行兽振翅飞舞,连绵的覆盖了视野,视线随兽群掠过阴霾的天空,当它们飞过苍穹,像一首沉默悲伤的哀悼长诗。
你努力的睁开眼好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些,又担心抬手哪怕只有一瞬那张描摹了无数次的面孔又被弥散的血液隐去。
你仍然清楚的记得,在与永生王爵西流尔交换第一个眼神的瞬间那种由心底萌发的由衷的惊喜,就像奔跑在湖边的离群的迷茫的鹿,茫茫的雪原上一个无意识的仰头,发现了极光。
那是你还只是小小的五度使徒,而他却早已成为六度王爵,你毫不畏惧与那双藏着极光的噬人心魄的眸子对视,从此那双眼睛深深的印在你心里,哪怕死亡也无法将之抹去,你想不顾一切地拥抱他亲吻他,他也曾温柔地回应着你,就像此刻,他紧紧的拥住你逐渐冰冷的身体一同坠入深渊。


【“你一直那么拼命地用双眼注视着的,是我呢,鬼山莲泉听到的话,一定会埋怨你是个混蛋的哥哥吧?缝魂。”西流尔用他的披风盖住鬼山缝魂,好像他是一个国王,慷慨地把他纳入他的国度,而下一步就该亲吻他的手指表达感激。
鲜血汩汩的涌着,染红了他白色的衣衫。血泊依然在扩大,像地狱中的恶灵张牙舞爪。血液从被撕咬的伤口涌出如同雾气环绕在身旁,阴影笼罩他美丽却模糊的轮廓,他苍白的嘴唇微微翘起,仿佛在准备迎接一个最甜蜜的吻一般迷人地翕张着。】
【他亲吻他的唇。】

宽哥爵迹发布会苏炸!戏里戏外演绎中国好哥哥。
宽哥冰冰盛世美颜万里挑二cp感十足
宽宽帅的感动到我了*罒▽罒*

被宽哥昨天的造型惊艳(惊吓)到了。    

神仙哥哥组合    渊祭X叶孤城          

“这世上居然还有与孤一样炫(冷)酷(艳)狂(高)拽(贵)的人!


鏊子X查扎猜  双土匪(或二当家与压寨夫人)    剧情大概是鏊子一见钟情,之后遇到落难的查扎猜就……          

看到猜少爷就好想欺负啊

展昭X萧十一郎  酒店偶遇 

两个宽宽简直美哭